【海貓同人】あなたのためのバレンタイン

2010-04-22 16:43

為了屬於戰貝的3月15日情人節而生出來的賀文
可惜最後還是趕不上當日完成……好不甘心TT
嗯?為什麼是3月15日是情人節?請看官方tips「貝阿朵莉切的白色情人節」~
嗯?官方什麼都沒有說?嘛,同人世界妄想無罪啦~www
另外看本文也前請先看完上面的官方tips
不然本文會看不懂(←表達能力太差的藉口
第一次寫了這麼長的文……因為戰貝實在太有愛了!(紅字自重
願意看如此文筆古怪又長的文的各位,真的十分感謝~> <

於是此文為戰貝向,此CP苦手的人請注意





あなたのためのバレンタイン


「--啊!都說了溶巧克力的時候要不時攪拌才行!你看,巧克力又燒焦了!」
「什麼嘛!還不是戰人汝手腳太笨重,妾身要分心看管汝才稍微失手了啊!」
「你還好意思說……究竟是哪個大魔女抱怨手酸,要我這個男的來幫忙製作巧克力啦?!」
「…………好了不要囉嗦了!快來處理掉這盤焦炭,又要重頭再來了!」


從門口看進去,能見到在這個廣闊寬敞﹑設備齊全……並且骯髒混亂的魔女的廚房中,有兩個忙碌的身影。
身穿白色套裝的紅髮少年正小心翼翼地避開地板上的雜物,走向對面的長桌。
而穿著黑色長禮裙,再戴上了圍裙的金髮少女,手上拿著一盤因溶得太久而燒焦了的巧克力。她待少年來到身邊後,便強行把碗子塞給他,自己則走到另一張桌子旁。
「喂!貝阿朵!別把所有東西推給我自己跑去偷懶啊!」
「溶巧克力的工作就交給汝,妾身要造巧克力的模子。」
「…………唉,隨便你好了……」
面對頭也不回的少女的回答,少年只好輕聲嘆氣,然後身子轉回長桌,準備重新溶巧克力。


被稱為戰人的少年和被稱為貝阿朵的少女,他們兩人為了情人節巧克力的製作而奮鬥中。
不過,以廚房亂七八糟的情況來看,似乎用「激戰中」來形容會比較合適。
原本擺放得整齊整潔的用具掉到滿地都是;不少椅子和桌子都倒在地上,有些甚至缺了腳;桌面﹑地板不在話下,就連牆壁也沾上了一些黑色物體。
看到如戰場般混亂不堪的廚房,不禁令人懷疑製作巧克力是否裏面的人的真正目的。
「貝阿朵。」戰人一邊攪拌大碗中的巧克力,一邊頭也不回的問。
「?」
「你能告訴我……究竟我來到前你做了什麼嗎?」
「唔?不就是製作巧克力嘛。為了明天的情人節……能送出巧克力……」
說著,貝阿朵偷偷望向戰人,期待著他對這話會有什麼反應。
可惜他那黑沉沉的臉色令她的期望落空了。
「我實在不明白──這奇怪的東西究竟跟製作巧克力有什麼關係???」
戰人用左手指向身旁的地板。躺在地板上的,竟然是一堆長著兩腳和翅膀的黑色塊狀物體。
這物體的腳和翅膀仍然在顫動,雖然不能從外表分辨出來,但似乎是一種生物。
黑塊正中還有些血紅色的液體流出來,像極了在禮拜堂的六人活祭時的狀況。
「你做出來的這東西到底是什麼啊?」
「啊,那只是製作失敗的巧克力,不用在意。」
「這可不是在不在意的問題了吧?你是製作巧克力還是搞人體鍊成了?!」
「呃……妾身只是想到,會動的巧克力能給收到的人一個驚喜啊……」
「從某種意義上你的說法也沒有錯……」戰人深呼吸一下,忍住不讓「只是你那個不叫驚喜,是驚慄啊……」一句衝口而出。
「情人節不就是讓對方能感受到,收到送給自己的巧克力時的驚喜嗎?跟對方一同感受情人節的氣氛……渡過一個難忘的情人節。」
「難忘倒不一定要由驚喜所引發吧……而且送情人節巧克力,最重要的還是為他人著想的心意吧。畢竟這是個給人們一個好機會,以實際的送禮形式表達對他人的愛意以及各種感情的節日。你明白嗎?」
「唔﹑嗯……」
對於戰人的這一番說教似的話,貝阿朵需要時間去整理一下。
老實說,連究竟自己想要表達一種怎麼樣的心意,她本人也說不清楚。
難道跟戰人說「感謝汝一直當妾身的家具喔」?似乎不太適合。
想收到戰人的回禮?的確是有這種想法。不過大家都說只會這樣想是不對的。
單純的希望跟大夥人一起嘻嘻哈哈的渡過?感覺還缺了些什麼。
為他人著想的……「心意」嗎……
貝阿朵掛著似懂非懂的表情,繼續埋首於模子上。


不一會,戰人終於把所需的巧克力都溶掉。
「喂──這邊的巧克力溶好了啦,你那邊怎樣了--」戰人轉向廚房另一面的長桌大喊。
「妾身也準備好了──」貝阿朵說畢,便拿起剛造好的模子,走近戰人那邊的長桌。
那是一個用鋁片製成﹑約兩隻手掌大的心型模子。模子的邊線不夠圓滑,心型也不對稱。
簡單來說,就是手工比街上最容易賣得到的心型模子更劣質。
「心型……還真夠老土呢……而且只是心型的話,為什麼不去買而要自己製作?簡直是浪費時間浪費材料……」
被戰人如此批評自己的手藝,貝阿朵嘟起嘴來以示不滿。
「本來是打算跟著這本食譜上記載的那些巧克力造模子的……可是妾身造不來,沒辦法。」
戰人打開貝阿朵手上的食譜。
原來如此……這就是羅諾威事先準備的那本食譜嗎……書則貼上了不少寫上「簡單!」「最適合初心者的你」等標籤,的確像是一些從未學過料理的人也能輕鬆製作出來的巧克力呢。
但食譜同時載上了不少外表華麗,但難度極高的巧克力料理。那些雖然會讓收到的人感到有如上天堂的喜悅,但製作的人可能先要經歷一遍料理的地獄。
貝阿朵這傢伙,肯定是不自量力地挑戰那些高難度食譜了吧……
「拜託,明知自己不會做料理就不要把目標放太高嘛。」
「現在能造出模子不就可以了,別囉嗦。」
「好了好了……那麼現在只要把溶解好的巧克力倒進模子裏,再放進冰箱,等待它凝固好就完成了。」
有如剛發現新事物的小孩子般,貝阿朵歡喜雀躍地跟隨戰人走近冰箱旁的長桌。
「快點開始倒巧克力吧戰人!」
「……你不要自己試試嗎?這是你要親手製作的巧克力吧。」
「唔﹑也對呢……」
貝阿朵接過大碗,把裏面的巧克力灌滿模子後,便將模子放入冰箱裏,然後設定好冷藏的時間。
「好了──這下子餘下的就是漫長的等待了,趁這個時候收拾一下廚房吧。當然──」
戰人從雜物櫃拿出清潔用的工具,然後把掃把伸到貝阿朵面前。
「自己搞出來的爛攤子要自己處理好。」


從廚房裏能夠聽到位於大宅入口的古老大鐘的聲音。
滴﹑溚﹑滴﹑溚,振子擺動的聲音,提示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較長的分指針隨著擺動的節奏,慢慢地接近時針,等待一同指向處於鐘面上最高位的數字。
然後,今天即將永遠的離去,以迎接新的一天。
在寧靜的廚房中,兩人一邊打掃地方,一邊等候巧克力的凝固,以及新一天的來臨。
正在抹乾地板的貝阿朵先打破沈默。
「對了……戰人。」
「怎麼了。」
「唔……那個……該怎樣說…………上午的事,真抱歉。」
一句突如其來的道歉,讓戰人停下了抹長桌的手。
「上午的事?……喔,你指那個什麼殲滅大作戰嗎。」
「嗯……那個……妾身是做得有點過火了……」
「那可不是做得有點過火這種惡作劇般的程度吧。到處破壞別人的禮物,不單令幾個人重傷,更重要的是他們都不能愉快地渡過這個節日了。」
「唔﹑唔…………」被戰人這樣指責,貝阿朵更感後悔,頭也越垂越低。
「妾身也稍微反省過了……既不是羅諾威的錯,亦不是路西法的錯,更不是戰人汝的錯……都是妾身不好……」
淚水又開始在眼眶裏打滾。
「妾身只是希望……能跟大家一起感受那份喜悅而已……所以看到大家都那麼愉快,自己卻不能加入其中,一時心有不甘……但是……反而令大家都不高興…………真的……對不起……」
當初她實行了一連串的破壞行動,純粹為了抒發一時的不快。直到戰人說出了藍字,她才開始發現那些行為,正與自己的初衷背道而馳。
只是為了收到戰人的回禮,卻因此弄巧成拙,變成永遠都不能在白色情人節收到回禮。
親自制作的巧克力,以及這一刻對戰人的道歉,都讓她感受到做了錯事所換來的沉重代價。
贖罪的沉重,令她忍不住淚水,一顆顆的沿著臉頰流出來。可是她立即用手把它們抹走,以免被戰人看到這個懦弱的自己。
貝阿朵以為戰人還會繼續責備自己,所以一直低下頭,不敢望向他。
然而,出乎她意料地,戰人什麼都沒有說,只是輕輕的用額頭抵著她的前額。
「貝阿朵……對不起呢。」
「哎﹑啊?!」這次換自己突然被道歉,害她感到不知所措。
「不用那麼驚訝吧。我只是想向你道歉而已。」
「這﹑但﹑但是為什麼?戰人並沒有錯啊……?」
「不。你忘記了嗎?那時候我以為你把路西法制作的巧克力當成是自己的而送給我吧。」
「嗯…………」
「我來到廚房前,路西法已經向我道歉和說明一切了。其實你們的巧克力都是羅諾威的製成品吧?不知道真相的我,欣然接受了路西法的巧克力。之後收到你的巧克力時,看到跟路西法送的一模一樣,便先入為主的認為你盜用了路西法的,亦沒有理會到你的解釋。所以,我想就這件事上向你道歉。誤會你了,真的對不起。」
「呃……哎……」
感覺很微妙。明明自己同樣做錯了,但又被對方道歉。曾有一瞬自己是否真的做錯了的想法。
當然,這並不代表自己犯了的錯能因此而被對銷。
「就我誤會你一事上……你能夠原諒我嗎?」
「當……當然可以!要寬宏大量的妾身原諒汝也沒關係……」
「喂喂,別得意忘形了。搞出這一連串事件的可是你吧,我還沒有說要原諒你呢。」
「唔…………」
也對呢……為大家帶來麻煩的是自己,並非戰人。與自己所作的事相比,戰人的錯根本是微不足道,他能被原諒是理所當然的,可是自己……
「……不過啦,原諒與否也不是我一個人能決定的。」
「哎?」
「所以,明天你緊記要向所有人好好地道歉了喔?那些被你破壞了幸福的時間的人們。」
「啊……」
貝阿朵的腦海中浮現出煉獄七姊妹在收到回禮的瞬間,禮品被謝斯塔姊妹兵摧毀時,由充滿期待﹑歡悅到那失落﹑悲傷的神情……那正是自己一手做成的。
「妾身做了如此過份的事……她們會肯原諒妾身嗎……?」
「這個嘛……現在還很難說清楚呢。但是,如果你是真心悔改,並且誠懇道歉的話,相信她們一定感受到你的誠意,然後原諒你吧。」
「真﹑真的嗎?」
「當然。無論任何情況,當事人的心意都是重要的。送情人節巧克力也是同樣道理。只要是真心真意,即使表達的方式可能不夠完美,但對方定必能夠理解的。明白了嗎?」
戰人沒有等待貝阿朵的回答,再補充一句。
「還有,你也得改一改隨便遷怒於人的壞習慣。」
「嗯……明白了。」
從貝阿朵微微點頭時掛著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戰人看出她正努力消化剛才跟她說的話,不禁輕輕一笑。
「她還是個很單純的孩子。只要跟她心平氣和地談一談,她一定會明白當中的道理的。」
瓦爾基莉亞的一番說話,戰人終於有所體會。


冰箱外的計時器發出了「嗶」的一聲提示音。
戰人從裏面取出巧克力。心型的巧克力已經冰至凝固,即使移走模子也不會變型。
「好了,這樣就可以了吧。」
「不,還有一步。」
不知何時,貝阿朵手上多了一枝擠花筆。她搶過戰人手中的巧克力,自徑走到廚房的一角忙碌一番。
「汝千萬別來偷看喔!」
被貝阿朵這樣警告,戰人也不好意思走近她,唯有站在原地等候。
由於貝阿朵正背向戰人,從他的角度並不能看清她到底在做什麼。
不過嘛,戰人再無能也不難猜出,巧克力與擠花筆,這樣的組合在情人節出現就只有一種可能……
過不了一會兒。
「好!完成了!」貝阿朵放下擠花筆,輕輕拿起巧克力,然後轉過頭來看著戰人,像個剛堆砌好積木城堡的小孩子一樣,邊笑邊對他說。
同時,彷彿為貝阿朵送上恭喜般,古老大鐘沈重的鐘聲從四面八方傳來。
噹﹑噹﹑噹……的,十二下的鐘聲過後,廚房再一次回復了平靜。
掛在牆壁上的魔法日曆,最上面的一頁化成了黃金蝶飛走,取而代之的是被人用紅筆畫滿了心型圖案的一頁。
對貝阿朵而言,那個讓人期待已久得每晚躲在被窩中折手指算日數的節日,終於正式來臨了。
她輕咬下唇,一小步一小步的往戰人的方向走。每走一步,兩頰愈發紅潤。到達戰人跟前時,臉蛋早已變成了顆紅蘋果。
戰人對這一連串的舉動見慣不怪。每年這個時候,不論高矮肥瘦,學校總有一堆女生掛上相類似的表情,爭相把各式各樣別出心裁的巧克力送給傳聞全校最帥的某幾個男生。
只是他沒有想過,那些表情竟然會出自眼前這位魔女,而且她的送禮對象是自己。
「那﹑那那那那﹑那個﹑呃﹑戰戰﹑戰戰戰人人……」
不行,不可以在這種時候舌頭打結的……冷靜﹑妾身要冷靜……
貝阿朵搖搖頭,深呼吸一口氣後……
「右代宮戰人這是妾身小小的一點心意請汝收下!」
始終是太緊張了吧,說話的速度反而變快了,也沒有停頓的空間。
但既然已經說了出來,也就收不回來了。貝阿朵只能暗暗怪責自己的失敗。
戰人好不容易聽懂那句話後,接過快要被伸到貼在臉上的巧克力。
出乎意料地,巧克力上並沒有太過花巧奪目的裝飾。
與啡黑色的巧克力形成強烈對比,用白巧克力寫上的字因而變得十分顯眼。
「To Battler
   Happy
 Valentine!」
儘管字不算寫得好看,但仍然能看出製作的人花了不少心神,想要擠出能看的字型來。
戰人也曾經收過不少同班女生的巧克力,畢竟他在班中也算是個受歡迎的人。不過像這次一般,身為男生的自己竟然有份參與製作要送給自己的巧克力,還真是天下奇聞呢……
而正因為他一直在製作的過程中看著,貝阿朵下了多大的工夫他最清楚。
從不自己製作﹑亦不懂自己製作料理的堂堂大魔女貝阿朵莉切,這次竟然為了自己而親自下廚。
她的心意,確實透過這塊巧克力傳達給戰人了。
「怎﹑怎麼一直盯著巧克力笑……!」
「沒有,只是一看到這塊巧克力,就想到你為了它幹了不少傻事,感到可笑而已。」
「有﹑有什麼可笑啊!?還不是因為汝,笨蛋戰人!」
「好了好了,抱歉開玩笑了,別生氣吧。」
戰人收回那副嬉皮笑臉,改以認真的表情看著貝阿朵。
謝謝你的情人節巧克力,貝阿朵。
「戰人……!」
「既然已經收到你的情人節巧克力,我也會遵守諾言,在一個月後給你回禮的。放心好了!」
戰人舉起拇指,嘻嘻的笑起來。
看到戰人的笑臉,貝阿朵臉上也不自覺的露出笑容。
……是什麼呢,這種從心而發的笑容。
跟以往的笑有所不同。秀顏藝時某程度上的確是愉快得能大笑起來,但說穿了也只是裝出來的虛偽的笑。
這一刻則不同,就像是內心感受到對方的喜悅,然後在臉上形成「笑」這個反射動作。
猶如被戰人的笑聲感染了一般。
而且不再是沈重﹑憤恨的笑。心裏輕鬆得能自然地笑出來。
是因為看見戰人如此高興,自己也會同樣感到快樂嗎?
這就是……跟大家一同享受節日的樂趣的感覺吧。
能看到戰人的笑容的同時,自己亦能體會得到這份由衷的喜悅……已經是最好的回禮了。
現在開始覺得,就算沒有白色情人節的回禮也沒關係。



「情人節果然是一個不可思議的節日!☆」


留言

    發表留言

    (留言:編集・刪除に必要)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http://starnight0102.blog131.fc2.com/tb.php/8-72f3e277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