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文】─あなたに感激と祝福を─

2008-01-02 00:01

自己寫給自己的生日賀文(淚
分了四個章節
逆轉有﹑BJ有﹑柯南有
是很微妙的幾篇同人
當年放上msn space後才發現剛好在生日當日的00:01:00發文了
這個巧合成了全文最美好的收結




─あなたに感激と祝福を─


20XX年 X月 X日  23時 57分  成步堂法律事務所

「喀嚓──」
大門隨着鑰匙轉動的聲音悄悄地打開。

成步堂關上大門後,燈也沒有開便走向沙發坐下來。
「唉~今天真是累死了……」
大清早就接受了一位客人的委託,一整天都在穿梭於各個相關地點,搜尋有利的證據。真宵和春美早已疲倦不堪,未到六時已經嚷着要先行回事務所去,因此以後的時間都是成步堂一人獨自調查。
在拘留所時已聽聞今次的負責檢察官是御劍,結果真的在案發現場遇見了那傢伙。
看來明天的法庭將會是一場惡戰。
「手頭上有利的證據也不多……唯有見步行步了」成步堂心想。
他放下手上的公事包,把脫下來的藍色西裝放在沙發上。扣在衣領上的律師徽章在街外燈光的照射下閃耀着光芒。
成步堂稍為閉目休息了一會。在這幽暗﹑寧靜的事務所裏,只聽得見窗外車輛來往的聲音﹑牆上掛着的時鍾的聲音﹑洗手間裏滴水的聲音,還有──
從成步堂的睡房傳來的,呼吸的聲音。
真宵和春美正在房間裏睡得死死的。大概她們原本想在事務所等待成步堂回家,結果因為太累了,便理所當然的睡在他的床上……
「啊,對了,差點忘掉了……」成步堂坐直身子,從公事包拿出一個小盒子。
這個小盒子只有手掌般大,外面包着一層淡紫色的花紙,一個精緻的蝴蝶結靜靜地躺在小盒子的頂部。
他看着手中的小盒子良久,才從沙發站起來,往自己的睡房走去。
打開房門,便看見正在睡覺的真宵和春美──雖然睡相是難看了一點。
成步堂走向床頭──但現在則是兩條腿露了出來──旁邊的小桌子,看着真宵的睡容。
無論什麼時候,總能看見她這種笑臉──開朗又帶點稚氣的笑容。
儘管一同經歷那麼多困難;儘管遇見了不同的痛苦;
儘管……親眼看着自己的母親被殺害……
她總是臉帶笑容,樂觀面對,希望身邊的人能盡快忘記悲痛……
而且,當成步堂在法庭上被迫得走投無路時,就算她並不能幫上什麼忙,她亦盡力鼓勵他逆轉眼前的困境,甚至靈媒出千尋去幫助他……
如果沒有真宵,大概成步堂也不能替無辜的被告贏得無罪判決吧。
自從他們相遇後,便一同渡過了不少患難。其間,他們的互相扶持﹑互相鼓勵﹑互相幫助,使他們能夠走到今天。
他們之間建立的深厚感情,已經不是一句「多謝」能夠表達的了。
成步堂一直看着眼前的少女。縱使心裏有千言萬語,他卻不懂如何說出來。
他握緊手中的小盒子。
「真宵,你一直陪伴着這個沒用的我,鼓勵着我……我真的不知怎樣感謝你才好……但是,沒有你的話,就沒有今日的我。你,和春美,永遠是我最好的家人。真的……非常謝謝你們!還有……生日快樂」
成步堂在心中默念後,把手中的小盒子放在小桌子上。
轉身回去前,他再看一看真宵的睡容──依舊是讓人安心的笑臉。
他笑了一笑,然後回到今晚自己睡覺的地方──沙發上。



20XX年 X月 X日  23時 58分  BJ邸

「喀嚓──」
大門隨着鑰匙轉動的聲音悄悄地打開。

黑傑克將手中的大箱子放在玄關前,再把身後的大門關上。
眼前這個箱子幾乎等於黑傑克的身高,用作包裝的花紙上印滿了某百貨公司的標誌。仔細看的話,會發現該百貨公司的名稱也被印在上面。
黑傑克左手抱起大箱子,空出來的右手打開玄關旁邊的門,走進客廳。
由於這種郊外沒有受到空氣污染,夜空中的月亮和星星都是清楚可見。明亮的月光穿透了落地窗的玻璃,照射在客廳的地板上。懸崖下的大海反射着月亮和星星的光芒,但她們的身影很快被風吹過來的海浪打散。海浪一個接一個,拍打岩石時的聲音奏出美妙的樂章。
黑傑克並沒有理會窗外的景色。他抱着大箱子,直直走過客廳,來到通往起居室的走廊的門前。
一打開門,便看見拉魯哥大字型的躺在地板上睡覺。
這隻慢人半拍的大懶狗的身子剛好欄住了整條路,視線被大箱子阻擋了不少的黑傑克好不容易才避開了牠。
終於來到了目的地──佩佩的睡房前。
他敲一敲房門,「佩佩,佩佩」,可是沒有回應。又是的,平常這個時間她已經睡着了。
他打開了房門。佩佩就在那張擺滿毛公仔的床上睡覺。
再過幾分鐘,就是佩佩誕生於這世上兩周年。
看了這天真無邪的睡相,誰也不能想像到這小女孩究竟經歷了多少苦難。
黑傑克也曾經疑惑過,製造了佩佩出來對她來說是否一件好事。
當時他只知道,以畸形囊腫寄生於雙胞胎姊姊身上的她,並不想被割下來殺掉。
所以他才不顧一切製造出佩佩,甚至連雙胞胎姊姊也不要她時,讓她在這兒居住。
就是因為與他一同生活,她遭遇了不少危及生命的災難。服食劇毒﹑被綁架﹑被追殺……
但是,她不曾埋怨自己命運比姊姊差。「只要能和醫生一起,佩佩就很開心了」她一直都是這樣說。
因為她的出現,黑傑克的生活也增添了不少色彩。
每天家裏都能聽到歡樂的笑聲,每天有人幫忙打掃﹑煮飯,每天總是嚷着要和他一起外出。
還有,每次做手術時都不能缺少的﹑最好的助手。
對,那次因病重而自己給自己開刀時,太大意令手術刀掉在地上。若果不是佩佩這個助手突然出現,幫忙處理餘下的步驟……後果不堪設想。
若果不是佩佩,大概「怪醫黑傑克」這稱號會從此消失了吧。
現在,他非常慶幸自己給予佩佩新的生命。不單是為了自己,還有佩佩自身。
醫生的職責就是挽救世上各種的生命,以手中的手術刀去創造生命的奇蹟。
眼前的佩佩,是黑傑克創造的「奇蹟」。
她能一直生存,是自身生存意志的「奇蹟」。
「儘管我不相信什麼奇蹟……你能生存下去,延續生命,實在太好了……佩佩,生日快樂。」
黑傑克把手上的大箱子放在床邊,然後離開佩佩的睡房,慢慢關上房門。
「嗯~我是醫生的太太喔……好吃好吃……」佩佩帶着幸福的笑容,邊睡覺邊說夢話。



20XX年 X月 X日  23時 59分  毛利偵探事務所

「喀嚓──」
大門隨着鑰匙轉動的聲音悄悄地打開。

小蘭鎖好大門,把鞋子端莊的放在玄關前後,便走進了起居室。
起居室什麼人也沒有,因此顯得非常寧靜。
亦因此,餐桌上本來十分顯眼的東西更加鶴立雞群,吸引小蘭的目光。
「真是的,那兩個傢伙……」小蘭嘆息道。
餐桌上除了有兩個吃清光的杯麵外,還有大量的啤酒罐,其中有些已經掉到地上去了。
有一條筷子插在空杯麵裏,其餘的則散落在餐桌附近。杯麵的湯從餐桌的邊緣一滴滴地落在地面上。
他們該不會是在晚餐期間爭執吧?
小蘭看一看手錶,時針和分針幾乎一同指着12這個數字。
她決定明天才收拾好這個爛攤子。
今天一整天都在學校練習空手道。為了在這個星期天的全國空手道大賽中獲勝,最近她每天都與空手道部的同學一起特訓,一直到這麼晚的時間。
她很擔心這幾天自己不能煮好晚飯等待那兩個傢伙,他們會餓死。因此每天上學前都會準備好飯菜,待晚餐時他們自己加熱食用。
可是今早因為太趕急了,忘記準備飯菜便上學去。
沒準他們兩傢伙連往杯麵加熱水去也弄得雞手鴨腳,更遑論他們能好好收拾一下桌面。
搞不好,是因為他們在爭論誰要收拾好垃圾,結果今晚就發生了這樣的悲劇……

她決定明天才整理餐桌有兩個原因:其中一個是因為空手道的練習,使她覺得很疲倦。
而另外的原因,是因為幾分鐘後,將是一個特別的日子。
她從書包裏拿出一份經過仔細包裝的禮物。包裝用的花紙是深藍色的,上面有一些白色和黑色的間條圖案。深藍色與白色和黑色的配搭十分精美,同時亦帶着一種成熟穩重的味道。禮物的大小和一本書差不多。
她拿着這份禮物,靜靜地走向父親的睡房。正確點來說,她是走向柯南的睡房。
她打開房門,毛利那嚇人的大鼻鼾聲便傳了出來。
已經習慣了這種讓人心煩的聲音的,是被迫在地上睡覺的柯南。
小蘭一直看着柯南睡覺的臉孔──平常那個面對案件時的自信笑容沒有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副沒有戴眼鏡﹑小朋友才擁有的睡相。
──柯南沒有戴眼鏡的樣子,真的很像新一……
已經有多久沒有見過新一呢?連小蘭自己也記不起了。
自從在熱帶樂園,新一叫小蘭自己回家然後匆匆跑開以後,她便一直沒有見過他。
沒能見面的這些日子以來,他們一直都只是以電話交談。
每次小蘭問他何時回來,他就以「這邊的案件還未解決啊」為理由,叫她不要擔心。
而小蘭亦深信新一的話,只要新一處理好那件在很遠的地方的案件時,他就會回來。但不知為什麼,她總覺得新一一直在她的身邊。
對──新一離開不久,柯南就出現在她的眼前了。柯南就像新一的替身,代替他在她的身邊。
他就像縮小了的新一一般。只要有案件發生,他一定在案發現場走來走去,一副誓要找出真兇的認真樣子。
有時候他解破了一些其他人也沒法想通的謎團時,那個一臉神氣的笑容,彷彿是某位大偵探上了身呢。
至於日常生活中,他們都是一起吃飯﹑一起洗澡﹑一起睡覺,總之生活中的大部份時間,他們都是在一起。
小蘭已經習慣多了一位弟弟作為自己的家人。她每天不辭勞苦地照顧他﹑看護他。有時候,她亦會與他談談自己的心事,和他一起分享快樂﹑分擔哀愁。
不過,不知怎的,自從柯南住進她家以後,在他們身邊發生的事件日益增加。
普通的事件暫且不提。殺人﹑放火﹑爆炸﹑遇溺﹑下毒……各種各樣的案件不繼出現。他們的性命,更是一次又一次的被推向險境。
但是,在那些危急關頭,他們一方出事時,另一方就會於第一時間出現並亦救回一命。
每一次每一次,他們就這樣抱着拯救對方的強烈意念,渡過了不少危機。
雖然柯南只是寄居,但他們那顆為對方着想的心,已令他們之間的感情一對姊弟還要深。
小蘭一直渴望與她一起共渡患難的柯南就是新一。不過她知道,這種事情是不可能的。
對,柯南還只是一個小孩子,怎可能是新一呢?
小蘭想到這裏,便在心裏笑自己很傻。然後,她把禮物輕輕的放在柯南身邊。
「生日快樂,柯南君。」
她小聲地說了一句後,便靜靜離開了毛利的睡房,回去自己的房間。
「對了,明天還要打電話給新一說聲生日快樂呢。」



20XX年 X月 X日  0時 0分  成步堂萬能事務所

「喀嚓──」
大門隨着鑰匙轉動的聲音被粗暴地打開。

「爸爸生日快樂~~~──」
「不行啊美貫!這麼大聲會吵醒成步堂先生的……」
「不會吧,平時這種時間爸爸可是比美貫還精神呢。」
「可是……啊,你看」王泥喜邊鎖上大門,邊指着沙發的方向說。
沙發上正躺着一個人。他穿着一件深灰色的外套,一條黑色的運動褲,雙腳仍然穿着一對拖鞋。他頭戴着一頂很可愛的淺藍色毛線帽子,帽子邊沿扣了一個圓形的﹑有一個驚訝表情的徽章,帽子側面用粉紅色的毛線綉了「PaPa」四字。
他的右手擺在沙發的上面,而左手則是從沙發上垂了下來。左腳亦已經碰到地面了,只有右腳是好端端的向前伸。他的臉上蓋着了一本書,封面寫着「如何成為好爸爸」。
總括而言:他的睡姿真的十分難看。
「真是的!爸爸竟然睡成這副德行!果然沒有美貫養他,爸爸就不能生存呢。」美貫叉腰道。
王泥喜走過來問,「那麼現在應該怎麼辦?」
「該怎麼辦呢~美貫還特地練習帽子君和『神奇的內褲小宇宙』的表演呢。」
「那個……你就不能準備一些更正常的魔術嗎……」
「唉,如果早點完結在舞台的表演,早點回家就好了……」
「算了吧,我想反正成步堂先生是不會在意這些事情的……」
「……或者是吧,因為美貫從來沒有為爸爸慶祝過生日的……」
「!那﹑那麼……今次是第一次嗎?」
「嗯,所以本來美貫特地練習了魔術,準備表演給爸爸看的……」
美貫臉上流露了失望之情,不過她很快又回覆了笑臉。「不要緊!明天就可以了!」
看見美貫沒有太過傷心,王泥喜安心了不少。
「對了,美貫……」
「?怎麼了?」
「為什麼今次要特地為成步堂先生慶祝生日呢?」
美貫看着王泥喜一會,才說:
「其實美貫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當初知道自己闊別七年的真正爸爸死去時,真的很傷心。其實這七年來,多得爸爸的照顧,美貫才不至於要流浪街頭,還認識了很多好朋友呢!而且,一想到真正的爸爸已經離開,美貫就不希望現在的爸爸也遭遇同樣的事情……所以,美貫已下定決心,要好好照顧這個不會彈琴的鋼琴師爸爸!」
王泥喜怔了一怔。他總是看着美貫一貫的笑容,因此並沒有想過她會傷心。一直看到的美貫的笑臉,究竟背後還收藏了多少的悲哀呢?
「好了,我們不要理會這個吃軟飯的了。已經這個時間了,王泥喜君今晚就在這兒睡覺吧!」
「啊?!這﹑這樣好像不太好吧……」
「就這樣說定了!今晚你就睡在美貫房間的地板吧!美貫現在就去準備一下~」
「地﹑地板……?等﹑等等啊!美貫!」
美貫衝進睡房之際,「啊,對了,差點忘掉了~」又跑回出來。
她從神奇內褲中拿出了一份禮物。這份禮物的大小和一本書差不多,外面並沒有什麼特別的包裝,不過填滿了藍色禮帽的圖案。
她把這份禮物放在沙發上的那人的胸前,在他耳邊低聲說「生日快樂,爸爸!」,便抓着王泥喜的手,半拉半扯地走進美貫的睡房。
客廳裏再一次回復了平靜。

成步堂拿走蓋在臉上的書本,慢慢爬起身子來。
他看一看美貫的房間,確認他們沒有出來,再拿起胸前的禮物。
「生日嗎……我也快忘記了呢。」
他回憶起距離上次慶祝生日,已經足足有七年了。那時候為他慶祝生日的,是真宵和春美。
因為七年前的事件……令他失去了律師徽章。但是現在,他多了兩個可愛的孩子。
噢不,王泥喜還不肯承認是自己的孩子呢。
不過當他知道了真相後,又會有什麼反應呢……?
成步堂看着禮物一會,「謝謝你,美貫。」
他把它放回胸前,然後繼續以之前的睡姿睡覺。


留言

    發表留言

    (留言:編集・刪除に必要)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http://starnight0102.blog131.fc2.com/tb.php/4-8c326fb2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