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貓同人】あなたのためのバレンタイン ~????~

2012-03-14 23:00

あなたのためのバレンタイン ~????~


我抱起碗子,仔細攪拌著裏面的巧克力。
等到巧克力溶到適當的程度後,便把巧克力倒在事先準備好的蝴蝶形狀的模子裏。
努力回想著至今為止的每一個步驟,都有好好照著源次先生告訴的做法來實行。
途中也沒有什麼出錯,所以直到現在應該也沒有問題才對。
那麼餘下的,就只有等待巧克力在冰箱裏凝固後,再在上面寫上祝福的話語而已。
……好,這次一定不會辜負戰人先生的期望的……!
想著能看到戰人先生滿足的笑臉,我把倒上巧克力的模子放進冰箱,設定好時間後,便開始收拾廚房的用具。

*。。。*。。。*

「妹妹啊,汝有聽過情人節嗎?」
「『情人節』?從來沒有聽說過呢……這是什麼來的?姊姊大人。」
我坐在床上閱讀小說的時候,姊姊大人突然靠近我的床邊,說出一個陌生的詞彙來。
「呵呵,汝連情人節如此重要的東西也不知道嗎?身為女孩子,還是這副傻頭傻腦的樣子可是吸引不到男性喔。」
「啊……真是非常抱歉……」
「沒關係。就讓妾身來告訴汝,情人節對吾等女性來說到底有多麼重要吧!!」
不知為何,談起『情人節』時候的姊姊大人,看上去好像比平日更興奮了。
見到心情愉快得揮舞著手杖的姊姊大人,不禁令我對『情人節』產生了興趣。
我坐好身子,細心聆聽著姊姊大人的說話。
「情人節嘛……簡單來說,就是一個讓女性向男性表達愛慕之情的特別日子!」
「嗯嗯……?」
「在情人節當日,女性都會把親手制作的巧克力送給心儀的男性,來讓對方知道自己受女性所愛!」
「是要親手制作的巧克力嗎?」
「當然!為了心愛的男性,不惜花費時間,也要親力親為製作巧克力,這樣才顯得對男性的愛是多麼的深厚喔。不過更重要的是花上大量的心思,從巧克力的外形﹑用料,以至於巧克力上的裝飾﹑色紙的包裝,都一定要別出心裁!懷著為對方的一切著想的心,才能製作出能吸引對方毫不猶豫地一口咬下去的愛情巧克力!這樣子就能加深男性對汝的印象,從而抓住對方的心!」
「那麼……為什麼一定要巧克力?其他手工製品也不行嗎?」
「汝不明白巧克力的真諦了吧。看過漫畫動畫電視劇的都會知道,正值花樣年華的少女們的戀情,不都是苦盡甘來的嗎?巧克力的味道時而苦澀得令人難忘,時而甜蜜得令人回味,這正正是愛情的象徵!!」
「是﹑是嗎……」
雖然姊姊大人的說話有點兒摸不著頭腦,不過看來情人節是一個女性為男性送上手製巧克力,以表達自身情感的節日。
根據姊姊大人的說明,2月14日就是人類的情人節。原本的2月14日,是為了悼念被舊時的羅馬統治者迫害而殉職的神職人員而設立的紀念日。
這個紀念日,在歐美等地發展成向他人傳達心意的節日後,這種新興文化很快就被海外的人帶到來戰前的日本。
經歷過時移境遷,在現今的日本,情人節已經變成了以巧克力來傳達愛意的節日了。
而且跟其他地區還有不一樣的地方,就是額外多了一個名為「白色情人節」的節日。聽說這是為了讓收到女性巧克力的男性回禮的樣子。
隨著往後的說明,姊姊大人表現得越來越激動。
她站在自己的床上,高舉手杖,就像一些偉大的人正在發表一番偉論一樣。
直到姊姊大人說明完畢,她的右手抵在胸前,微微鞠躬。我也受到姊姊大人的氣氛帶動,不自覺地拍手讚嘆起來。
「姊姊大人好厲害!為什麼會知道這麼多的?」
「哈哈!這種小知識程度的事,神通廣大的妾身不可能會不知道!」
「那麼姊姊大人,你也會送上手製巧克力給其他人嗎?」
「哎!?啊……嘛﹑嘛……哇哈哈哈哈……」
情緒高漲的姊姊大人,說話忽然變得支支吾吾起來。
「? 難道姊姊大人不打算製作巧克力嗎?」
「啊,嘛……比起自己製作,妾身更希望收到其他人親手製作的愛心巧克力啦……哈哈哈!」
「是嗎?聽著姊姊大人說得很高興的樣子,還以為姊姊大人也會參一腳呢……」
「哎﹑妾﹑妾身的事就先不用提了!那麼汝呢?汝有興趣挑戰一下製作巧克力嗎!?」
姊姊大人一個箭步衝到跟前,臉孔靠得非常近的姊姊大人,雙瞳正泛起光芒來。
「嗯……我有點兒想嘗試一下。」
「那﹑那麼汝打算把巧克力送給誰人!?」
「如果成功製作好的話,我想送給戰人先生。」
「喔喔!!……哎﹑啊………也﹑也是呢……哈哈…………」
「因為上次製作的小甜餅,戰人先生到最後還是沒有收到……既然現在有個如此合適的機會,我想再一次為戰人先生做些事……咦?姊姊大人怎麼了?」
剛才還是朝氣蓬勃的姊姊大人,現在正懶洋洋地趴在床上,連說話也變得毫無氣力。
「不用理會妾身的……汝為這個情人節努力就好了,姊姊會在精神上全力支持汝的……」
「嗯……謝謝姊姊大人!另外,我也想送巧克力給姊姊大人。因為情人節的本意是向他人傳達自己心意的話,我想即使對方不是男性也沒有關係吧?只希望姊姊大人不會嫌棄──」
「噢耶──!!!妹妹的手製巧克力!!妾身怎麼可能會嫌棄呢!好期待情人節!!情人節快點來臨吧!!!!!」
姊姊大人在床上蹦跳起來,歡喜的神情跟剛才真是般若兩人。
想不到姊姊大人會為了自己的巧克力如此高興。我有點驚訝的同時,亦感到很欣慰。
這份喜悅……如果也能夠跟戰人先生分享就好了。
藉著送上親手製作的巧克力,來告訴戰人先生自己的心意……希望這次能夠順利吧。
不過我從來沒有製作過巧克力呢……明天去嘗試請教源次先生吧。時常製作出美味的甜點的源次先生,相信也會懂得製作巧克力吧!
不一會,姊姊大人已經躺在床上,發出平穩的呼吸聲。看來是疲累得睡著了。
我把合起來的書本放在床邊,關掉檯燈,也準備睡覺去。

*。。。*。。。*

拿著用了紅色絲帶包紮好的盒子,我走上通往三樓的樓梯。
跟大屋其他地方很不同,三樓就像是被切割開來的另一個世界。
在其他樓層沒有的典雅豪華的裝飾以及擺設,為這個空間營造出莊嚴的氣氛。
而且,因為三樓正是遊戲主持者創造出每一盤遊戲的重要地方──書齋,除了某幾名身份比較特殊的使用人以外,基本上其他人都不得隨便走近。
沒有半個人影的走廊,寂靜得有點兒可怕。
我站在三樓書齋的大門前,「叩﹑叩﹑叩」的輕輕敲了幾下。
數秒後,一把富有威嚴的男聲從書齋傳出來。
「是誰。」
「戰人先生,我是貝阿朵莉切。請問現在方便嗎?」
「……有什麼事。」
「是的,有些東西想送給戰人先生……」
沈默良久,書齋內才再次傳出聲音來。
「……進來吧。」
說畢,大門的電子鎖發出機關轉動時的金屬磨擦聲。
書齋門鎖的構造與其他房間的普通門鎖不一樣。
這個門鎖能夠以書齋內的按鈕來打開。相反地,靠著這個按鈕,就能令其他人無法打開這道門鎖,進入房間之中。
解開門鎖後,我轉動門把。一打開大門,書齋獨特的臭味便撲鼻而來。
在這個充斥著臭味的書齋中,只有戰人先生一人坐在裏面一張木製書桌前。
他埋頭在書桌上的一副國際象棋上,緊皺著眉頭。大概是正苦苦思量著這盤遊戲的下一步棋該如何走吧。
「戰人先生你好……」
關上大門後,我留在大門的旁邊,向著戰人先生輕輕點頭。
「……你來是為了什麼事?」
「是的……因為聽說今年是情人節,所以想為戰人先生送上手製巧克力……那個…如果不嫌棄的話,希望戰人先生能夠收下……」
鼓起勇氣對戰人先生說出來後,我感到自己的臉頰變得熾熱。現在一定是變得紅通通了吧……
但是,猶如聽不見剛才的話一樣,戰人先生沒有做出任何反應。他的視線沒有離開過遊戲盤。
房間裏除了棋子被放在棋盤上時的撞擊聲以外,就沒有其他的聲響了。
「那個……請問──」
「閉嘴。別打亂我的思考。」
「哎……」
戰人先生的責罵,使我把說到一半的話吞回下去。
從戰人先生的語氣中能聽出憤怒的感情……甚至是有種淡淡的殺意。
我感到背脊冒起了一股寒意。
來書齋前,我已做好心理準備會被戰人先生拒絕。
但是從沒有想過……會是如此被討厭著。
「那個……是因為我妨礙到到戰人先生進行重要的遊戲嗎?是這樣的話…真的非常抱歉……我只是想藉著這次情人節為戰人先生做一點事──」
「你根本……什麼都不明白……」
「哎……?」
戰人先生壓下嗓子,低聲說著的關係,我差點兒聽不到戰人先生的話。
我什麼都不明白……到底是什麼意思……?
「請﹑請問…是我搞錯什麼了嗎……?」
「…………」
「這…這是我第一次參與情人節……還有些不熟悉的地方──」
「碰」的一聲打斷了我的話。
棋子被猛力地打在棋盤之上。發出響聲以後,棋子受不住衝擊而斷成兩截。
戰人先生依然沒有看上來,但是從這兒的角度還能看戰人先生的眼神。那雙眼激怒得彷彿要把一切都燃燒殆盡。
被這突如其來的舉動,我的身體嚇得僵住了。
雖然我不能理解,到底是什麼原因令戰人先生如此憤怒……唯一知道的是,現在無論我說什麼也只會帶來反效果。
「……給我馬上離開。」
「……!」
「……要我說第二遍嗎。」
「啊﹑很對不起……那﹑那麼我先離開了……」
顫抖著的手把門把扭開後,我立即踏出書齋。
關上大門前,我回頭看一眼戰人先生。跟剛才的姿勢一樣,他的右手托著頭,臉部朝下。
只是,他的表情卻沒有了怒氣,而是蒙上了一層哀愁。
從門口這個位置,隱約聽到戰人先生在說些什麼。
……貝阿朵……到底要怎樣做……你才會回來……
大門很快就被關上。冰冷的金屬聲從大門裏傳出來,表示大門已被完全鎖上。
同時也代表著,我被戰人先生拒之門外了……
走廊回復了一貫的寂靜。
身體還是在顫抖著。
剛才的戰人先生固然非常可怕。但是在這以上,還有更傷心的事。
戰人先生最後的話……明顯地不是對著我而說的。
因為由始至終……戰人先生的眼中,就只有那一位貝阿朵莉切,而不是身為雛鳥的我。
走下樓梯時,積在眼眶下的淚水,再也忍不住流出來了。
我擦擦眼睛,不想讓其他人看見柔弱的自己……但是此舉只有令眼睛的紅腫更為明顯。
就在這時,熊澤婆婆從二樓走上來了。
看到我的樣子,她立即問到底有什麼事。
強忍著大聲哭泣的衝動,我把剛才的經過一一告訴給熊澤婆婆。
「小姐請不要傷心!誰也沒有做錯……一切只是命運的作弄而已啊……」
「熊澤婆婆……」
「戰人少爺的心情不是不能理解……但是向著不知情的貝阿朵莉切小姐發怒,對小姐來說也不公平了……」
「請問熊澤婆婆知道戰人先生如此氣憤的原因嗎?要怎樣做……我才能得到他的原諒?該不會…就這樣一直被討厭吧……」
一回想起剛才戰人先生的表情,好不容易擦乾的淚水,又再次流下來。抖震的聲線也壓止不住。
「貝阿朵莉切小姐……」
熊澤婆婆看著哭起來的我,做出靜下來思考的樣子。
然後,像下定了決心似的呼了一口氣。
「……我相信,現在的貝阿朵莉切小姐也有權利知道事情的來龍去脈的……」
熊澤婆婆輕輕拉著我的雙手,帶領我走下樓梯。
「就讓我告訴小姐吧……當年的貝阿朵莉切小姐跟戰人少爺,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

沒有打開電燈的意思,只是任由窗外射進來的月光照亮廚房。
我坐在空無一人的廚房裏,低頭看著手中的盒子。
跟離開廚房時的外貌一樣,盒子的包裝完好無缺,絲帶也沒有解開來。
但是,盒子裏的巧克力因為被長時間握在手裏而開始溶化。
現在大概已經不是當初那個翩然飛舞的蝴蝶外形了吧……
連同我的心情,也一併在溶化掉。
抱著充滿期待的心情,換來的只是無盡的悲傷。
儘管淚水已經沒有在流……但是內心還是在揪痛著。
……特別是聽完熊澤婆婆的一番話以後。
在3月15日的「貝阿朵莉切的情人節」對戰人先生來說,有著更特殊的意義。
並非為心愛的人獻上巧克力如此簡單……那是陰陽相隔的兩人等待約定實現之時來臨的重要日子。
可是,那位貝阿朵莉切,並不是現在的我……


突然,一隻黃金蝶在面前飛過。
朝黃金蝶飛舞的方向轉過頭看,一群黃金蝶正聚集在廚房的一角。
金光漸漸形成一個人影。然後,包圍人影的光點在眨眼間一同消失在虛空中。一個熟悉的身影出現在我眼前。
穿著深黑色制服和酒紅色短裙,右手握住手杖的黃金杖頭部分,姊姊大人往我的方向走過來。飄逸的金色長髮在月光的照耀下,泛起淡淡的金光。
「妹妹……怎麼了?」
「姊姊大人……」
「汝在哭泣嗎?雙眼都紅腫起來了。」
我下意識地揉揉眼睛。想著該如何解釋的時候,姊姊大人發現了手上的盒子。
「……巧克力,沒有送出去嗎?」
「……嗯。」
「那傢伙拒絕了汝嗎……」
「不過…戰人先生並沒有錯。只是因為我的無知……傷害到戰人先生而已……」
「究竟是什麼事了?能說給妾身聽聽嗎?」
姊姊大人坐在旁邊,摟著我的肩膀。
我把在書齋的經過,以及熊澤婆婆的話,都告訴了姊姊大人。
待我說完以後,一直沈默下來的姊姊大人總結了我的話。
「……也就是說,那傢伙因為汝不是以前的貝阿朵莉切,所以憤怒拒絕了汝嗎?」
「也不能怪責戰人先生……我明白戰人先生有多重視他們之間的回憶……那並不是我這種外人能夠隨便干涉其中的……」
雖然外表跟以前的貝阿朵莉切一模一樣,但是內裏卻是完全不同的兩個人。
正因為如此……反而對戰人先生造成更大傷害吧……
原本只是想與戰人先生共享渡過情人節的樂趣……因為我的不成熟,才會變成這樣子……
「……汝也沒有做錯。誰也不會想有這種事情發生的,更何況汝並非有意的……不要太放在心裏。」
「可是……嗚哇!」
被用力一扯,我倒在姊姊大人的懷裏去。
姊姊大人雙手越過我的後背緊抱著我,用溫柔的聲線在耳邊細說著。
「妹妹,汝聽好了。妾身說過情人節最重要的是懷著為對方著想的心,向對方傳達愛意,是嗎?」
「嗯……」
「汝的心意,不會因為這次的事而改變吧?」
「當然。我是為了戰人先生而生的。為了戰人先生,我願意做任何事。」
「好……妹妹啊,即使這次沒能成功送出巧克力,但只要汝的信念能夠堅持下去,沒有絲毫動搖的話,總有一天那傢伙也會明白汝的心意吧。」
「姊姊大人……」
「還有,不要去想馬上成為那傢伙心目中的貝阿朵莉切等的事情。這是急不來的……不過要是妹妹意志堅定,妾身也會盡全力找出方法的……雖然妾身還是不太了解戰人那傢伙啦。」
說畢,姊姊大人笑著向我吐一吐舌頭。
我明白姊姊大人的意思。我們各自擁有對方缺乏的東西,比方說,我沒有姊姊大人作為魔女的部分,姊姊大人則是沒有我愛慕戰人先生的心。
而這些元素,正是以前的大魔女貝阿朵莉切一人所擁有的。
為了成為那位貝阿朵莉切……我們雙方都得付出努力。
「謝謝你,姊姊大人……為了這樣的我做那麼多……」
「傻孩子。汝是妾身可愛的妹妹喔。為了汝,妾身任何事都願意幹,就像汝為了戰人一樣。」
「姊姊大人……真的很感謝你。跟姊姊大人談話過後,心情感覺舒懷很多了!」
「那就好了!別再失落了喔。以後遇上任何事,也可以來找姊姊喔!」
「嗯!」
我站起來,向姊姊大人輕輕點到道謝。
「那個,可以讓姊姊大人等待一會嗎?有些東西想送給姊姊大人的。」
我走近廚房角落的冰箱,從中取出一個用黃金蝶圖案的花紙包裝而成的盒子,把它拿到姊姊大人面前。
姊姊大人的雙眼早已閃耀著期盼的光輝。
「妹妹……難道這…是……」
「嗯……姊姊大人﹑情人節快樂!」
姊姊大人戰戰兢兢地接過盒子後,緊盯著盒子看,又用抖震不已的手翻看盒子,猶如要確認盒子真的存在。然後……
「噢耶──!!!妹妹的手製巧克力!!妾身等到了等到了!感謝妹妹喔!!妾身最愛妹妹了喔喔喔喔喔──!!!!!」
姊姊大人高舉盒子,在廚房內一邊繞圈子地跑,一邊高聲大喊著。
姊姊大人的興奮表現依舊很意想不到。不過她讓我明白到,收到心愛的心的手製巧克力,會是一件多麼愉快的事。
到什麼時候,我才能跟戰人先生一同分享呢……
要成為戰人先生心愛的貝阿朵莉切,姊姊大人也說過急不來。
不過……總有一天,雛鳥的我也終會長成偉大的黃金魔女的。
希望那一天,能夠快點來臨吧……。


留言

    發表留言

    (留言:編集・刪除に必要)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http://starnight0102.blog131.fc2.com/tb.php/25-af28f0b5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